WE_陌上烟胧寒

霆峰底线也是本命,有其他喜欢的墙头,霆峰是绝对底线,底线勿触,感谢,欢迎小可爱同好~来啊互关啊~文笔渣不要嫌弃~有几家是雷区,喜欢这几家的请绕道,勿扰

😂😂😂😂😂想艾特一个人 @等等的小太阳

大家,四周年快乐,感谢还在的你们

文暂时更到《蛋蛋那些事儿》第四章,暑假再来更新,非常感谢一直看我文的小可爱们,文笔不是很好,谢谢你们!*٩(๑´∀`๑)ง*,比心~

蛋蛋那些事儿『四』

      郑开司等了会不见时樾回来,就开始到处寻找时樾的身影。终于在一处安静的休息区看到了时樾,此刻时樾正坐在皮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远处出神。
      “时樾?时樾?”
      “…嗯?怎么了?”
      郑开司撇撇嘴,抱着蛋蛋在时樾身边坐下,盯着时樾打量好半天。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好看我多看几眼不行不行吗?”
      “这是你第一次夸我。”
      时樾本来有些阴郁的心情因为郑开司的到来好转不少,也许郑开司真的是他生命里的一抹暖阳?
      “你刚刚怎么了?打完一个电话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没等时樾回答,蛋蛋在郑开司怀里有点不老实,于是在郑开司把蛋蛋递给时樾,时樾抱过来在蛋蛋尖尖上轻轻地弹了一下,蛋蛋立马老老实实地待好。郑开司看着蛋蛋在时樾的“威严”下变得老老实实乖乖巧巧,不禁有些吃醋,揪着沙发上的穗子“恶狠狠”地“蹂躏”。
      “噗嗤。”
      “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爱,对了,你刚刚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开心吗?你不想知道原因了?”
      郑开司乖乖上钩
      “为什么啊?”
      “那是因为……郄浩打电话催我回去工作啊,我也不想工作。”时樾摆出一脸“痛苦”的样子,把郑开司逗得不行,时樾并不想郑开司这么快就知道安宁的事,以及他之前的经历,郑开司这么单纯,还是让他就这么简单一点好。
     “哎巧了哥你也在这啊?”说曹操曹操到,郄浩穿着笔挺的西装窜了过来,时樾不得不感叹这及时雨来的太及时了!
      “不能光叫我,还有人坐着呢。”
      “噢!嫂子好!嘿嘿!”郄浩乐呵呵地和郑开司打了招呼,郑开司听见这声“嫂子”脸唰地红了,不好意思的应了。
      
      “郄浩,我说你有这么心急吗?我不是把清醒梦境和赌场都交给你打理了吗?你也是老板,可以做主的。”
      郄浩满脸懵逼:哥你又玩儿哪一出??不过郄浩脑瓜子转的快马上接话:“嘿这不是有客人冲着你的名头来了想找你喝酒嘛!我就得催你回去应付不是?”郄浩附到时樾耳边道:“安姐来了。”时樾又低声询问:“去了清醒梦境还是赌场?”“去了赌场啊!哥你快回去吧!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时樾看了看郑开司,打电话叫来了郝杰把郑开司送回家。
      “时总,这就要走了啊?多玩儿会嘛!”
      “真的有点事情,司司也想回家了就先失陪了,下次有机会再聚!”时樾搂着郑开司急匆匆地道完别就离开了会场。
      常剑雄坐在车上看着时樾急匆匆地出来开车,冷笑几声,对着另一头的人吩咐道:“给我跟上时樾!跟丢了你们都不用干了!马上!时樾有什么动向都和我汇报!”




ps:我会说我码这章的时候想到了霆哥在节目里说的“美人尖”才想到了“蛋蛋尖”这个词吗?

蛋蛋那些事儿『三』

      不过时樾被郑开司带着奶音的声音安抚了下,然后脸色又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模样。郑开司不由地嘀咕道猛禽的心思真难猜,撇撇嘴抱着蛋蛋和时樾进入会场。
      “哎呦这不是时老板吗?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吹来了?”刚走进去,时樾就被一个打扮时髦的女郎堵住了去路,女郎还看到了时樾背后的郑开司,不禁打趣道:“时老板,这位小弟弟又是谁啊?你这次带了什么雏儿来玩儿啊?”时樾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护住郑开司,“这位是我的妻子郑开司,以及我们的儿子时小司。”女郎掩唇娇笑几声,接着就拿起一杯红酒走开了。
      “时樾,你这脸还真是个祸害。”郑开司没忍住,吐槽了几句。时樾只是笑了笑,伸手揽住郑开司的腰把郑开司搂到怀里,顺便吃了把豆腐。接着有不少人来和时樾搭讪,时樾也真如他所说那样,向来搭讪的每一个人都介绍郑开司父子是他的老婆孩子。
      这一幕看起来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出席宴会的场景,可有人不爽了,原本在一边被围着转的常剑雄自打时樾进来就被冷落了,姑娘们全都跑去和时樾搭讪了,常剑雄愤恨不已又十分嫉妒时樾,当初不择手段把这小子赶出了蓝天利刃,没想到这小子到了生意场上一样比自己强!常剑雄思索了会,握紧酒杯走了过去。
     “哎呀时老板别来无恙啊!我们可是很久没见面了。”
      时樾听到常剑雄还是这样假惺惺地客套,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常剑雄,郑开司看看时樾,又看看常剑雄,顿时明白了。
     “常剑雄,噢不,是常少爷,我和你好像没这么熟吧?我们才刚刚见面,这样是不是的开场白有点太刻意了?”时樾丝毫不给常剑雄面子,毫不留情地从言语上就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常剑雄气得不行,又很快把怒火按捺下去强装出一个笑来:“时老板,怎么说我们也是曾经的老熟人,这样未免太生分了,诶这位听你刚刚介绍是你的妻子,你好我叫常……”郑开司没有接住常剑雄递来的手,时樾见状也顺势下坡:“不好意思常少爷,司司不喜欢陌生人随便和他拉家常或者套近乎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先失陪了!”时樾说完搂着郑开司走到别的地方了,把留在原地的常剑雄气得七窍生烟。
      郑开司在时樾怀里得意地冲时樾传话:刚刚我给你长脸吧?时樾低头看看他无奈又宠溺地笑了:要是刚刚常剑雄不顾身份当场动手,那你可惨了,他可是特种兵出身。郑开司傲娇地挑挑眉:反正你不也是特种兵出身?有你在我干嘛怕他?时樾敲了一下郑开司的头顶,然后继续和其他老总交谈。不过认识时樾的人看见他对郑开司这么纵容,有些惊讶,今儿时樾是转性了还是怎么了?怎么对这个人这么纵容?他是想来真的吗?
      常剑雄拿出手机,把时樾和郑开司亲密的这一幕录下来,发到安宁那里,他深深明白,安宁对时樾的感情不只只是大姐对小弟,还有占有和喜欢。他相信这样一来,这出戏会更加精彩。常剑雄做完这一切冷笑着离开会场。
      时樾正在和某位投资人交谈,电话却有些不太合时宜地响了,时樾看见来电显示心里沉了下去,松开郑开司走到一边接听。

      “时樾,新宠还对你胃口吗?”
      “安姐,有什么事吗?”
      “刚刚有人传给我一份视频,看来你找到了一个新玩具,看起来玩的还很开心?”
      “……没什么,就是随便玩玩而已。”
      “最好如此。”
      时樾听着安宁挂了电话,心里没来由地升起寒意,如果被安宁知道他和郑开司还有了孩子,怕是……时樾的脸色越发阴沉了。

生日礼物【霆峰RPS】

      和那些粉丝光相同的是,陈伟霆也在默默地看着生日会直播,毕竟昨天宝贝也在北京,但暂时抽不开身过去探望,只能先看看直播先睹为快。
      看完全程,陈伟霆只有一个念头:抱住李易峰好好地安慰一下。现在他不能过去,也不方便过去,虽然他知道李易峰会处理,但还是有些心疼人。
      不过让陈伟霆感到欣慰的是,私下教了那么久的海草舞,李易峰学的倒是挺快,并且在生日会上跳出来。陈伟霆想到这里有点沮丧,之前怎么鼓动宝贝儿都不跳,结果现在在生日会上直接跳给别人看了。不过谁叫自己对着李易峰都是“可以可以”“OKOK”呢,对着李易峰,自家这只发猫咪,陈伟霆怎么样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好好好什么都答应咯。
     陈伟霆上台表演完,就跟丹姐说了一声带着大伦去首都体育馆探望人。大伦在路上偷偷看了好几次陈伟霆,这俩今晚又要玩哪出啊?!他和涛哥基本天天被塞狗粮。
      首都体育馆,后台。
      李易峰结束了台上的活动,来后台休息下喝口水。喝完水李易峰舔了舔嘴巴,嘴唇上立刻沾上一层亮晶晶的水渍,反正这里是后台,除了工作人员没有粉丝会过来,大可放心大胆地放飞一点。转身坐到沙发上靠着沙发背来了一个“北京瘫”。
      门口的涛哥看到陈伟霆带着大伦过来点头打了招呼,示意李易峰在里间休息。大伦和陈伟霆说了声就拖着涛哥去外边抽烟了。
      而陈伟霆隔着休息室的玻璃看到李易峰的一系列动作,喉咙忍不住动了动,最终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扭开门走进去。
      “峰峰。”
      李易峰听到陈伟霆的嗓音有些哑,急忙倒了水递给人:“威廉,你声音……怎么这么哑?刚刚在台上又唱又跳的,辛苦你了。”陈伟霆接过李易峰递过来的水杯一饮而尽,然后把人拥入怀里。“怎么……了?”陈伟霆只是抱着李易峰,也不说话,把李易峰吓到了,可又不好的说什么,先由着陈伟霆去。
      “威廉,怎么了?”
      “峰峰,你受委屈被欺负了怎么不和我说沃?”陈伟霆用拇指温柔地抚着李易峰的脸颊,看着李易峰大大的眼睛心头软成一片,又有些酸涩和微微地疼。
      “威廉,我会处理的,我知道怎么办,不用担心。”李易峰在陈伟霆的脖颈处轻轻地蹭蹭,想把陈伟霆的不安都一一抹去,陈伟霆看他的样子也放软了声音:“我只是见不得任何人欺负你沃,真的。”李易峰看着陈伟霆微微低着头,于是主动吻了吻人的嘴唇,这个举动陈伟霆有些惊讶,而后迅速搂住李易峰牢牢吻住对方的嘴唇,分开的时候陈伟霆已经将李易峰嘴唇上的水渍全都舔干净了,陈伟霆有些意犹未尽地坏笑起来。
      “陈伟霆,你又皮痒痒了?”
      “嘿嘿!峰峰里的嘴唇好软,不过水也好喝!”陈伟霆露出了一副特别欠揍地表情,李易峰默默忍住揍人的冲动,踹了陈伟霆一脚。一下就行了,踹多了把他家威廉弄疼了就不好了,李易峰满意地这么想着,没注意到陈伟霆逼近,然后陈伟霆壁咚了李易峰。
      “陈伟霆你干嘛?你又要玩哪一出?”
      “峰峰你猜猜沃,嘿嘿~”
      “幼不幼稚啊你!晚饭我没吃饱呢还。”
      “那窝们去吃饭吧!”
      陈伟霆老老实实拉着李易峰,帮李易峰穿好外衣然后才出去,
      “猪扒饭?还是鸳鸯锅?”
      “你不能吃辣的你自己都忘了?”
      “峰峰你吃我就陪你吃!”
      李易峰被陈伟霆逗乐了,觉得手很暖和,十指扣紧陈伟霆的手指,陈伟霆也握紧李易峰的手指,两个人,并肩走在北京的夜色下,也许,还是一并成王的夜色下


      最好的生日礼物,还是他们彼此
    

猫与铲屎官那些事儿『三』

      白猫蹲在门外安静地看着屋子里的景象,眼神充满了温柔。陈伟霆扭头看见了蹲在门外的白猫,于是走过去打开店门让白猫进来,白猫对陈伟霆微微点头以示感谢,进了店里就直奔屠苏身边。陈伟霆笑笑没说什么,这只白猫自打屠苏来了店里就在店门口蹲着了,八成啊,就是来寻妻来了。
     屠苏本来在和奶猫玩儿着,一仰头看到一只白猫蹲在自己面前有些惊讶,“你来干什么?”反应过来这家伙的的确确蹲在自己面前之后,屠苏略微有些不高兴。白猫趴下去给屠苏舔了舔毛才开口:“屠苏,你别生气了,和我回家吧。”屠苏没有理会,白猫又把屠苏搂到怀里舔毛,屠苏扭了几下挣脱不开就索性由着他去了。奶猫们没看见爸爸回应就爬过来寻找,然后看见了这一幕,于是爬到屠苏身上取暖。
     陈伟霆给自己倒了一杯雀巢咖啡,看着小俩口闹别扭就打趣道:“我说屠苏,你家老公都找来了你还闹什么别扭,虽然说我也不是出不起猫粮钱,但如果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去的话呢,就住我这吧。” 白猫看屠苏要答应急忙用爪子捂住他的嘴巴,并向陈伟霆道谢:“谢谢你照顾屠苏他们,我叫陵越,屠苏是我的妻子,前几天我们发生了点误会屠苏才离家出走的,给你添麻烦了。”陈伟霆听完把杯子放下,蹲下去特别严肃地回答陵越:“不用谢我,我捡到屠苏他们那天下着雨,如果不及时把他们抱回来,很可能他们都要冻死在外面了,你也是,让他就怀着崽就跑出来。”“那还是要谢谢你,这几天没有屠苏的下落我非常担心,还好,找到他们了。”陵越看看屠苏又看看奶猫,继续讨好地看着屠苏,“那我们回去吧。”说完屠苏先从陵越怀里出来,变成了人形,陵越也跟着变成人。
      屠苏变成人之后抱起其中一个个襁褓,陵越主动抱着另外一个,然后一家四口和陈伟霆道别离开。
      陈伟霆看着还在捣蛋的宁致远有些头疼,上次那位李先生说要是猫痊愈了就打电话给他,虽然猫现在痊愈是痊愈了,那也意味着,猫痊愈了可能他也不会再出现了,陈伟霆也不知道自己的失落从何而来,尽管如此,陈伟霆还是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
      “喂您好,我是李易峰的助理小禾。”“噢您好,我是宠物店的店长陈伟霆,上次李易峰把他的猫送到我这里治疗,并且说猫痊愈了就打电话告诉他,请问他现在方便接听电话吗?”“好的您稍等。”陈伟霆不敢离开一会,怕错过了李易峰的声音,于是打开了免提。
     “喂?”
     “李先生,还记得我吗?”
     陈伟霆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故意这么称呼李易峰。
     “喂!上次不是说好了这样叫很老吗?”
    电话那头果不其传来了李易峰不满地声音,陈伟霆觉得很有意思,但又觉得猫咪需要顺个毛,急忙开口安抚人:“我还比你大两岁呢,所以算是扯平了,别生气。对了,你的猫痊愈了,只是有点儿着凉,回去以后要多注意保暖。”“真的吗?!太谢谢你了!谢天谢地!猫终于好了!”“我刚刚有个问题想问你。”“什么问题?你说!”李易峰看起来心情很好。“你是大明星?刚刚接电话的是你助理。”“对啊!你平常不看电视的吗?”“嗯……略看一点,不过看的不多。”“那难怪了!哎呀先不说了经纪人找我了!”李易峰说完这句急匆匆地挂了电话,陈伟霆看着屏幕不由地笑了,这个李易峰……有点可爱啊……陈伟霆把李易峰的号码存到了手机里,接着就去看店里的动物了。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陵越带着屠苏父子回到了庭枫公寓,他们家住在三楼,所以很快就到了。
      

蛋蛋那些事儿『二』

      时樾没有带上郄浩,自己一个人按照郝杰查到的地址找到了郑开司家。
      “庭枫公寓……五楼?”时樾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对着庭枫公寓这个名称号牌核对了好几遍。然后按响了五楼的门铃。
     “谁啊?”郑开司清脆的声音从门禁里面传来,此刻郑开司正在给蛋蛋“洗澡”。说是洗澡,其实是拿热毛巾给蛋蛋擦了擦外壳而已。但蛋蛋又一直没有破壳的迹象,郑开司也不着急,就先照顾着蛋蛋。
     “时樾。”时樾听见郑开司的声音反而放心多了,起码证明郑开司过得还不错,还非常有精神。
      郑开司原本在给蛋蛋擦拭外壳,听见时樾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扔下毛巾急吼吼地对着门禁喊话:“时樾!我警告你不许来我家!不准来听到没有!”时樾不以为然地笑笑,捏了诀直接去到郑开司家门口。要问为什么不直接进去呢?时樾还是怕吓到郑开司,毕竟上次的回忆那么的不愉快是吧?时樾想到这还礼貌性地按了门铃,并且敲了敲门。
     “开司,我们好歹是亲戚,你知道的,如果再不开门我有的是办法进去。”时樾见还是没有动静正打算暴力开门,接着门开了,露出顶着一头卷毛的郑开司。郑开司小心翼翼地盯着时樾看了半天,才把门打开大半让时樾进去。
     时樾视线在郑开司家里打量几圈,才转头笑吟吟地看着郑开司:“开司,这地方虽然小了点,不过你打理的倒是挺整洁的。”郑开司不满地撇撇嘴:“我一个穷人哪能和你这个大老板相比啊?你住的房子我现在的工资可买不起!”时樾不可置否地笑笑,郑开司没理他,去浴室把蛋蛋抱出来,时樾看着郑开司抱着一只蛋出来眯了眯眼睛。
      “谁的?”
      “你觉得呢?就你对我干过那么禽兽的事儿。”
      “咳……那我能抱抱吗?”
      郑开司看了看时樾,又看了看蛋蛋,有点不情愿地把蛋蛋递给时樾,时樾小心地接过来抱好,忍不住轻轻地戳了戳蛋蛋外壳。“喂!你干嘛?”“看着这么光滑,我一下子没忍住,抱歉。”时樾一脸坏笑地看着郑开司,“我都舍不得戳!”“开司,你在我的赌场捣乱,把客人都弄晕了,这个,你得赔偿的吧?”时樾一脸无辜地和郑开司谈起价格来了。
      “谁叫他们说要拿我的蛋蛋抵押的!我……我技不如人输了也就输了,但坚决不能打蛋蛋的主意!钱……钱我拿不出来……”郑开司现在真的欲哭无泪,早知道当时冷静点儿就好了……现在人家老板亲自上们讨债,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啊……时樾看着郑开司越来越纠结的脸蛋忍不住笑出声,郑开司反而被时樾整懵了,结结巴巴地问他到底想怎么赔偿,时樾凑过来给郑开司看了一张请柬,上面写着邀请时樾参加一个酒会。
      “你陪我去这个酒会,我就既往不咎。”
      “以你的仆从去这种地方吗?”
      “以我老婆的名义。”
      “时樾!你脑子没毛病吧?!”
      “带着蛋蛋去。”
      “不行!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们俩。”
      “好……好吧,先说好,你得说到做到,陪你去完这个酒会就不用我赔钱了。”
      “一言,为定。”
      

      时樾把郑开司好好打扮了一番,然后郑开司抱上蛋蛋和时樾去了酒会的地点。
      一进门,时樾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大厅内一个穿了一身价值不菲名牌的少爷模样的人正在和其他人谈笑风生,郑开司看时樾脸色阴沉就小声问他:“欸,时樾你怎么脸色那么阴沉啊?”“没事,见到了一个‘老朋友’而已,他是常氏集团的少公子常剑雄。”